<dd id="aa446"><strong id="aa446"></strong></dd>
  • <menu id="aa446"></menu>

    關于作者

     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一九七○年畢業于蘭州大學,冰川專業,多來與冰川結伴,曾多次去南北極進行科學考察,與冰川結下了不解的情緣。

    懷念雅風先生

    張文敬
    2019年03月29日
    驚悉我國一代冰川學宗師,我國冰川凍土和泥石流學科創始人,冰川凍土研究所創始人,國家地理雜志創始人,我們敬愛有加的施雅風院士于2011年2月13日以九十三歲高齡在南京仙逝,在無限悲痛的感懷之中,我虔誠地從書架上取出近年來施先生給我的書信題詞手稿和有他親自簽名的專著及合影照片,一邊再次閱讀著先生那諄諄而熱情的話語,一邊回憶起先生那慈祥而智慧的音容笑貌,不禁熱淚盈眶,慨然感贊:先生冰川凍土事業開啟百世福澤,大師科學民主風范永垂千古宇宙。 在諸多的先生來信中,我挑選了兩封,原樣錄出,從字里行間足見先生平等待人,禮賢后輩的高風亮節之博大胸懷。 其一: 文敬同志: 前次我和吳士嘉先生登上貢嘎山,承你無微不至關懷照顧,看到了宏偉美景,認識到貢嘎山有極豐富科學研究內容,你的感性認識也非常豐富,你已有不少貢獻,希望更進一步出更好的成果。我擬寫一篇中國學者對貢嘎山研究的貢獻,請你將已發表材料寄一些給我參考。 另寄小書一冊供參考,《冰川的召喚》 全家康樂!

    施雅風,6月23日。

    這是2000年6月施先生從蘭州寄給我的信。信中吳士嘉先生是新華社著名資深記者,也是先生多年的友人和先生的回憶專著《冰川的召喚》一書的合著者;就在同年的5月份,我陪同先生登上海螺溝海拔3 000米的地方進行科學考察,是年先生已經年屆82歲高壽了。 其二: 文敬兄: 9月28日從蘭州到南京,翻看桌子上存放新來書報信函,看到你的《情系冰川》,今天稍作檢閱,好極了,真是妙筆生花,圖文并佳,在我看過的冰川普及讀物這是最出色的一本,明年5月蘭州將座談冰川凍土沙漠學科建立50周年,寒旱所建立10周年,并兼為我祝壽,希望你回蘭參加,專講冰川科普寫作的收獲與感受,屆時我也會將我今年出版的文集贈你。 從書上幾處看到英姿,真是年輕杰出的漂亮小伙子。 即祝 安好快樂!

    雅風

    08,10,2。

    附告:中國第四紀冰川與環境變化已經評上國家自然科學獎 ,二等 這封信里談到的《情系冰川》一書是江蘇少兒出版社當年為我出版的科普書,沒有想到得到先生如此高的評價。 先生在他多次給我的信里,先是稱“文敬”,有時稱“文敬同志”,后來便改為“文敬兄”了。無論如何變化,那都是先生對我們后輩的愛稱,在我輩面前,先生永遠都是一座冰清雪潔的高山! 最為值得珍藏的是先生于2009年十月三日為我《海螺溝科考紀行》等科普系列專著的親筆題字: 熱情祝愿文敬同志地理冰川系列科普著作出版發行,提高科學知識,拓寬人生境界?!?/em> 我將把先生給我的所有題字,書信,著作還有先生親筆簽名的合影照片視為永久的收藏,已作永久的紀念,并且繼續辛勤筆耕不止,多創作一些科普作品服務社會,回報人民,以不辜負先生的期望。
    小婷好滑好紧好湿好爽
    <dd id="aa446"><strong id="aa446"></strong></dd>
  • <menu id="aa446"></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