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d id="aa446"><strong id="aa446"></strong></dd>
  • <menu id="aa446"></menu>

    關于作者

     中國科學院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研究員,一九七○年畢業于蘭州大學,冰川專業,多來與冰川結伴,曾多次去南北極進行科學考察,與冰川結下了不解的情緣。

    于細微之處看大師風范

    張文敬
    2019年03月29日
    今年是由施雅風先生開拓創造的中國冰川凍土科學研究事業五十周年以及施雅風先生九秩華誕,作為一名也在冰凍圈中跟隨施先生一路走過了35年的普通科學工作者,在這盛世慶典的歡快喜悅之中,除了油然而生的自豪和榮耀之外,同時還有對這位中國冰川之父大師風范的景仰、尊敬和不盡的感激。 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蘭州大學地質地理系上學的時候就從王德基教授、馮繩武教授口中知道施先生的大名了。那時正值十年“文革”動亂時期,為了一瞻冰川大師的風采,在一次全校性的批判會中,我和另外一位同學悄悄溜出學校,來到盤旋路科分院院中,遠遠的看到一位就著水泥臺洗東西的中年人,經人指點,說那就是正處于“批判”“監管”中的“反動”學術權威施雅風教授。 我從那時起就幻想大學畢業后能成為施先生麾下的一名小兵。 真是天遂人愿。畢業后幾經輾轉,在1974年歲尾,我終于被調入中國科學院蘭州冰川凍土沙漠研究所,并被分配到施先生兼任主任的冰川研究室從事現代冰川的研究工作。工作伊始便由施先生和時任研究室副主任的謝自楚教授親自安排參加了1975-1976年度的中國科學院青藏高原自然資源綜合科學考察,并在李吉均、鄭本興等著名冰川學家直接指導下跑遍了西藏東南部季風海洋性冰川區,為后來的冰川與環境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青藏隊考察結束歸來后,施先生親自組織聽取了我的第一次科學考察工作匯報。盡管我的匯報粗淺拖拉,但施先生仍給予了十分的肯定并指示我將近二萬字的匯報材料呈送給青藏隊冰川組組長的李吉均教授手中。 為了鼓勵我進一步提高業務工作能力,好幾次在上班的路上,施先生從一輛他常常騎用的那輛小坤車上跳下來,邊走邊諄諄教導我要在參加科考的空隙抓緊時間補習數理化的基礎理論知識,說“地學不能總停留在純描述的水平上,冰川學研究要有突破還必須在冰川物理和冰川化學等邊緣學科上下功夫”。那時國內政治局勢還處于不十分明朗的時代,但作為終身憂民報國為己任的科學大家的施先生已經預言到科學的春天即將到來,冰川學研究也必將有一個全新的大發展。 1977年,又是在施先生的親自建議和安排下,我隨蘇珍教授和王立倫教授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參加中國天山托木爾峰登山科學考察?!懊魅粘鎏焐?,蒼茫云海間”,這是我早在上初中時就十分向往的西域意境,如今有機會親自感同身受體會當年大詩人李白從伊塞克湖返回故里穿越天山時的浪漫與激情,其興奮和向往的心情難以言狀。在托木爾峰東坡的臺蘭冰川上一干又是兩年,從打鉆、埋設花桿、布置斷面到攀爬到海拔6000多米的粒雪盆采集冰雪剖面樣品,挖雪坑……幾乎每天都要在危機四伏的冰川上來回跑幾次,緊張中不乏漫步冰川的激越,辛苦中卻飽含著每次收集到科研資料的喜悅,就在那汗水和疲勞、辛苦和緊張的考察中我們度過了冰霜雨雪的一天又一天,雖無暇有意識地去欣賞和體會詩仙李白明月天山云海蒼茫的景致,卻一心撲在了冰川研究的無垠瀚海之中,體會到另一番追求、探索和滿足。 臺蘭冰川也是施先生曾經親自考察過的冰川之一。施先生在一次考察中馬失前蹄被重重地跌倒在刀刃般的冰磧上被壓在了馬下多處受傷,但施先生仍然笑對冰川考察中的艱辛和困難,長年無畏地繼續攀爬在一條又一條的冰川上。在這種“肯登攀”的精神鼓舞下,我們終于完滿地完成任務,全體隊員還受到時任黨和國家領導人李先念、方毅、陳錫聯、余秋里、胡克實等同志的多次接見,研究成果《天山托木爾峰地區綜合科學考察(冰川與氣象)》還獲得一九八零年度中國科學院科技成果二等獎。 1980年初春伊始,作為所長的施先生從當時并不寬裕的所務經費中擠出1萬2千元人民幣資助由上??茖W教育電影制片廠派出的殷虹等人組成的《中國冰川》電影攝制組。殷虹同志此前(1965年)曾成功地拍攝過科教片《泥石流》,在當時國內影響極大,幾乎是家喻戶曉。我有幸作為自始自終參與《中國冰川》電影的科學技術的現場指導,除了配合影片的現場拍攝外,我懷揣著那寶貴的1萬2千元現金,負責全組人員的食宿和兩輛汽車的油料和維護。 出發之前,施先生考慮到我們既要上到海拔6500多米的世界第一高峰珠穆朗瑪峰絨布冰川的粒雪盆,又要進入藏東南季雨綿綿的海洋性冰川區,時間從初春的3月到初冬的11月,先后路程近兩萬千米,于是親自找到所里物資部們的主管處長,建議為我們同時發放鴨絨衣和鴨絨背心。上路的頭一天(記得是1980年3月17日),施所長在蘭州飯店對外營業的小餐廳為我們攝制組全體人員設宴餞行,施先生親自為我們斟酒挑菜,叮囑我們要注意安全,祝愿我們圓滿完成任務勝利歸來。這次同行的還有影片編劇遲建楣,作曲金復載。金復載同志是我國著名動畫片作曲家,他的《三個和尚》、《阿凡提的故事》主題曲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深受觀眾的喜愛。 謝自楚教授在我們到拉薩后參加攝制組并同往絨布冰川現場指導該地區的拍攝,下山后另有任務返回蘭州,遲建楣同志因為治牙病也隨后返所。 在八個多月的野外拍攝和考察中,憑青藏隊和托木爾峰登山科考中工作的積累和經歷,每到一地,我必須要先擬好去每條冰川的拍攝計劃,包括時間安排,民工雇用,邊防事務的聯系,駐地的選擇。到了冰川后,不僅要準確地尋找到拍攝的畫面景觀,而且還要用科普文字將每次要拍攝的景觀畫面寫成分鏡頭呈送給導演兼攝影的殷虹同志。后來這些文字經過施先生親自潤色修改,絕大部分都成了《中國冰川》電影的解說詞。 《中國冰川》樣片基本成型后經過施先生審定才最終在全國發行放映。 這部由施雅風先生和謝自楚教授任科學顧問的《中國冰川》科學教育片獲1982年度南斯拉夫貝爾格萊德國際電影節最高國家榮譽獎。為了表彰我在該片中的實際貢獻,施先生硬是將他本該獲得的獎酬80元人民幣親手送給了我,一再說感謝我為該片的完成做了大量的工作。殷虹導演為我畫了一幅熊貓圖并拷貝了一盤16毫米的電影贈送給我以作為成功合作的見證和感謝。 1981年初夏的一天,施先生打電話把我召到他蘭州的家中,說他經過院外事部門的同意邀請兩位日本冰川學家渡邊興亞教授和上田豐助教授來我國進行冰川合作考察,考察地點選定在天山的博格達峰區。作為中日聯合考察隊隊長謝自楚先生時值國外考察未歸,施先生決定讓我擔任秘書并負責組隊的具體工作。由于這是中國改革開放后首次就現代冰川與環境的國際聯合科學考察,意義重大,任務光榮而又艱巨,施先生對我交代任務時事無巨細耳提面命,我想到的他想到了,而更多的則是我想不到的他都考慮得十分周全,比如人員的配備,專業的選擇,車輛的安排,裝備的購置,甚至詳細到筷子、刀叉和咖啡、方糖的采辦。因為要與地方外事部門和有關軍警機構打交道,加上世紀八十年代還有一些部門和人們頭腦中有意無意的“左”的意識存在,考察隊的名稱經過專門的考量后,由施先生親自確定為“天山博格達峰地區中日冰川聯合科學考察”。 施先生在餐桌兼辦公桌上對著一張攤開的地圖,一邊給我布置著此次考察的目的、任務和注意事項,一邊還謙虛地征求我的意見,先生夫人沈健老師忙著沏茶削水果招待我,我更感到責任重大,暗下決心,一定要完成好任務。 為了擴大此次合作考察的成果,過了幾天施先生又決定增加第四紀古冰川和雪崩、積雪等內容的考察,同時增補鄭本興教授為副隊長,并邀請蘭州大學伍光和教授、新疆地理所仇家琪教授參加考察。 考察結束后,施先生多次召集會議聽匯報,督促工作總結和論文的編寫,并與時任日本名古屋大學水圈研究所所長樋口敬二先生共同主編了第5卷3期《冰川凍土特刊》,集中刊發了此次考察的24篇研究論文,施先生為特刊親自撰寫前言,贊揚此次考察是兩國科學家在冰川學、冰川地貌和沉積學等領域野外聯合考察的開端,為今后的國際合作和交流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日方對我們的友好接待,多方面的合作表示感謝。為此,后來出任日本國立極地所所長的渡邊興亞教授還在他擔當日本第二十九次南極地域考察隊隊長時特地邀請我參加了夏季隊的科學考察。自博格達峰中日聯合冰川科學考察之后,中日雙方的冰川與環境的合作、交流有增無減,一直延續到現在,其地域也擴展到南、北兩極、喜馬拉雅山、天山、昆侖山和整個青藏高原。 1982年春節甫過,施先生從北京參加一年一度的院工作會議歸來后又安排我和從冰川沉積學研究的張振栓同志參加國家體委登山隊和中國科學院組成的西藏南迦巴瓦峰登山科學考察??瓶缄犼犻L是北京地理所楊逸疇教授。楊教授早在1975年青藏隊考察時我們就認識。那時的高山考察和登山活動有機地緊密相連,登山一旦成功,科考任務也可能臨時中斷。1977年天山托木爾峰登山科考時就由于登山活動在一個多月之內成功登頂,科考活動也不得不提前結束一同回到北京參加中央首長的接見,以致于考察任務不得不延期到第二年。南迦巴瓦峰(海拔7782米)是喜馬拉雅山脈東端最高峰,也是排名緊隨世界上14座海拔8000米以上極高峰之后的第15高峰。由于它地處著名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南岸,地形十分陡峻,雪崩頻繁,憑當時中國的登山技術水平和裝備水平,還存在不少難以逾越的困難。 為配合登山隊為1983年登頂計劃的實施,1982年還是初春料峭時節考察隊便在成都集中乘汽車沿川藏線進入西藏林芝地區的南迦巴瓦峰北部和西坡進行多專業多學科的科學考察活動,一方面完成科學院交給我們的科考任務,同時還要對次年的登頂環境、線路的選擇提供必要的前期支持。由于南迦巴瓦峰地區涵蓋了包括墨脫縣在內的雅魯藏布江大峽谷的全部地域,考察隊一改以往以前登山科考完全服從登山活動的“潛規則”,決定在支持登山活動的同時,將科考計劃延長到1984年,而且決定各學科各專業在可能的條件下都要越過喜馬拉雅山或穿過雅魯藏布大峽谷進入墨脫境內,有的專業還要在公路不通的“孤島”地區進行越冬考察。我們冰川組也準備在次年的1983年深入墨脫,尋找南迦巴瓦第四紀冰川作用在喜馬拉雅山脈東南坡斜面上的最低位置。在1982年的考察中便發現西坡的則隆弄冰川在歷史上最少發生過兩次快速超長運動(即所謂冰川的“躍動”),并且都曾一度堵塞雅魯藏布大峽谷入口江流。同時在第四紀中更新世冰盛期時南迦巴瓦西坡的冰川更曾將峽谷入口全部堵塞形成一道厚實的冰堤并在上游方向的林芝、米林一帶形成冰川堵塞湖泊。目前在米林、林芝一帶仍可見到高約70多米的湖相和湖濱相沉積應是當時的產物??傊畠H就冰川專業而言,南迦巴瓦峰登山科考都無法在一年之內完成任務??墒钱斘?982年回到蘭州單位之后,當時有同志建議我就此結束南迦巴瓦峰考察,說所里另有任務安排。正在我兩難之際,又是施雅風所長從北京參加當年院工作會議回來時說:“既然楊逸疇看上張文敬了,那就還讓他繼續參加南迦巴瓦峰的考察吧?!笔┫壬诒本┰俅我姷綏钜莓犼犻L時,楊教授表示希望我繼續參加南迦巴瓦峰的科考。于是我從此連續在南迦巴瓦峰及大峽谷地區進行了三年四次考察,豐富和加強了我對這一地區冰川與環境研究的積累和認識,后來先后撰寫近20篇研究論文,出版了幾十萬字的科普專著,收集了上萬幅精美的科考圖片等資料。 施先生既是一位孜孜不倦、身體力行、著作等身的學術大家,又是一位平易近人、待人以誠的師長。冰川凍土研究所所有的研究項目無一不凝聚著施先生辛勤勞作和關懷的心血。從創業之初的祁連山、天山冰川考察,之后希夏邦馬峰、珠穆朗瑪峰的考察,古鄉泥石流、成昆鐵路沿線泥石流考察,天山雪崩、風吹雪、青藏鐵路凍土、中巴公路巴托拉冰川考察研究等無一不是施先生或親自帶隊或親自安排或爭取經費,或調集人員??疾旖Y束后,又親自布置總結出版成果。尤其在他古稀之年后,還受國際冰川目錄臨時技術秘書處(Temporary Technical Secretariat,簡稱TTS)委托,籌措經費組織人員對中國現代冰川進行了長達20年的目錄統計編撰工作。經過現場考察、衛片、航片的判讀,比較精準地統計出中國現有冰川46252條,冰川面積為59402.60平方千米,相當于5594.9428立方千米的優質淡水水庫的儲量??蒲腥藛T對每條冰川長、寬、厚等30多個項目進行了詳細的統計登記。 中國冰川的目錄編撰統計,共計12卷21冊,版面文字約達1000余萬字,這不僅是中國冰川學,恐怕也是中國自然地理學研究在基礎資料統計中截止目前的鴻篇巨制。這是一個具有重大基礎意義的系統工程,其對中國乃至世界冰川與環境變化、山地隆升、物種演替、人類文明歷史發展與研究方面的影響和作用一定會隨著時間的增進而表現出重要的文獻科學價值。雖然施先生名為顧問,實際上這更是施先生在中國冰川研究歷史上的又一座豐碑。對這座豐碑的功跡再怎么評價都不為過。 施先生又是一個原則性極強的學術領導。他對大家在科學研究工作的要求是嚴格的。記得在博格達峰考察結束后的一次學術總結會上,當我談到雪線時,施先生突然發問:“你能把雪線的意義描述清楚嗎?”還有一次在辦公室當我提出對著名冰川學家謝自楚教授關于冰川物質平衡表述公式有點不同意見時,施先生說:“謝自楚同志研究水平還是很高的?!?996年8月中旬,參加完第十三屆國際第四紀委員會學術討論會返回蘭州途中,我正巧與施先生同乘一列火車,令我想不到的是施先生乘坐的也是一般旅客的硬臥鋪,而且是一處緊靠車廂門口的鋪位。施先生正在閱讀一本雜志,開飯時間已過卻還沒有進餐。我連忙找到屬于蘭州客運段的列車車長。當這位年輕人聽說是他仰慕已久著名冰川學家后,親自關照餐車為施先生做了一碗三鮮面,還執意要將施先生調到包廂中去休息。施先生說這是他乘坐火車時吃到的最可口的面條,同時還感謝那位列車長,說硬臥車挺好的,堅持沒調到軟席包廂中就乘。 就在這次列車旅行中,施先生問我對時任所長的意見。我說挺好的。施先生卻批評我說院里對目前冰川所工作很不滿意,認為我這種態度不對。果然不久之后,所里領導班子進行了及時調整,新任所長就是后來被評為中科院院士的程國棟教授。 1993年我正活動想從蘭州冰川凍土研究所調回四川老家的四川師范大學地理系工作。當時四川師大人事部門已向四川組織人事部門申請到人才引進專項指標,同意我調入師大地理系擔任領導和教學、科研工作。正在我猶豫不決的時候,正好在成都同時參加青藏高原科學討論會的施雅風先生知道了這件事。他找到時任成都山地災害與環境研究所副所長的鐘祥浩教授,說四川川西那么多冰川,山地所又在貢嘎山有一個研究站,建議我還是留在科研單位比較好。于是我又順利的被調到了成都山地所從事冰川與環境的研究工作。 2000年6月初,我在成都山地所貢嘎山站任業務副站長,施先生參加完在成都召開的一次青藏高原環境演替學術會議之后,大會組委會分派我帶領部分代表去海螺溝考察。當時同行的就有施雅風先生和一位新華社資深記者吳士嘉先生。吳先生的哥哥在南京解放前夕和施先生同是中國共產黨的地下工作者,而吳先生又是施先生《冰川的召喚》一書的合作撰稿人。我深感此行責任重大,施先生當年已是82歲的高齡人,吳先生也是70多歲的老人了??墒鞘┫壬⒉灰蜍囃緞陬D而有絲毫倦容,一路談笑風生,一會兒談他抗戰時受國家資源委員會委托去川西都江堰上游考察水電站建設的經歷,一會兒指著川藏公路雅安境內的地貌景觀告訴我們“名(山)邛(崍)礫石層”的形成年代和環境的變化歷史。當路過雅安西部飛仙關時,施先生指著青衣江對岸那書卷般的巖層告訴我說那就是著名的飛仙關板巖……。到了磨西鎮后看到著名的“磨西面”上四處可見的一塊塊巨石漂礫,施先生步行上下考察,認為僅憑泥石流似乎無法將那么多那么大(最大有幾間房屋大?。┑木薜[搬運于此,于是推斷說這可能是第四紀古冰川最盛期所為。到了海螺溝二號營地,海拔已是2600米了,我的一些青藏隊考察朋友年紀不過60來歲到這里都有高原反應了,可是施先生竟和我們一起跳入溫泉中自如的游泳起來。到了海拔3000米的三號營地,我們棄車步行,沿著彎曲而陡峻的游山小道,施先生和吳先生健步攀爬,和我們這些青壯年并無兩樣。我本想雇請滑竿抬著他們走,可是竟不忍心破壞了他們那信心百倍的雅興,直到終于爬到了海拔3200米的海螺溝冰川觀景臺。面對那蜿蜒于海螺溝原始冰川雨林中的浩瀚冰流,看到施先生那舉手加額俯視銀色巨龍的身影,我頓時感悟:什么是冰川精神?什么是榜樣的力量?什么是科研后輩們的精神財富?這一切都可以從施先生那奮斗不止,追求完美的冰雪人生中找到最佳答案。 在下山的途中,施先生面對著小道兩旁那高大挺拔的云杉、冷杉和鐵杉頂級森林群落和樹干上輕拂漫舞的松蘿,還有那蛇曲攀緣的藤本植物、林中競相生長的杜鵑、赤樺、花楸、高山柳一類的中小喬木,他若有所思后對我說,他還有一個心愿就是爭取到臺灣一行,那里不僅有他早年就學、工作時的同學、老師和朋友,而且臺灣的雪山,玉山應該是我國東南部在冰期時有過古冰川作用的山地。臺灣島的雪山海拔3882米,玉山海拔更達到3997米。整個中央山脈由南到北長達300千米的范圍內多數山地都在海拔2500米以上,更有不少海拔超過3000米的山峰,比如臺南的北大武山海拔3090米,卑南主山海拔3293米,臺中的??? 奇萊峰海拔3559米。 施先生曾在不久前向科學院申請赴臺灣考察,可是院里保健醫生說先生已年屆八旬不宜去飄洋過海,何況臺灣山地海拔也不低呢。于是施先生讓我以貢嘎山站的名義為他出具一張證明,證明他身體健康有能力去臺灣訪問和考察。我實事求是地出具了證明,加蓋了貢嘎山站的公章,證明施先生以八十二歲高齡健步登上海拔3200米海螺溝冰川。后來施先生終于成行于寶島臺灣了結了他心中一大愿望。為示謝意,施先生將《冰川的召喚》一書親自簽名寄送給我。 2001年九月上旬,我申請并主持的“青藏高原東緣生態環境國際學術研究討論會”在成都和貢嘎山海螺溝舉行,我邀請施先生和沈健先生前往指導和考察。施先生高興地同意前往,可是由于臨時在上海要舉行一次有關海峽兩岸的研討會而未能成行。 2007年春節前夕,施先生從南京家中打來電話問我收到由他主編的《中國第四紀冰川與環境變化》專著沒有,還十分謙虛的要我寫一篇閱讀后的書評。這是一部圖文并茂,匯集了我國第四紀冰川與環境變化研究主要成果的又一巨著,是施先生身體力行的又一重大學術研究貢獻,對于研究我國地質歷史上氣候與環境的演替特征和規律都有十分重要的指導和參考價值,尤其對目前全球氣候持續變暖等科學理論問題探究具有不可或缺的現實指導和參考價值。從事冰川與環境研究的年輕學者都可以從中獲取更豐富的科研營養。即使一些曾經對中國第四紀冰川作用歷史持錯誤或模糊觀點的學者在該書充分而科學說理的論據面前也令人心服口服或者口雖不服而心悅誠服的。我在通讀了全書之后寫了一篇題為《一本具有里程碑意義的好書》的文章,發表在《山地學報》2007年3月出版的25卷2期上,以讓更多的山地科學研究工作者通過學習同樣能夠得到更多的啟迪。 作為學術大家的施先生同時還是一位十分的性情中人。 大約是1977年,施先生正主持由測繪學家王文穎教授進行的中巴公路巴托拉冰川變化復查匯報會上,有人說巴基斯坦前總理阿里·布托剛剛被執政的軍政府絞死,施先生聽后一臉驚愕,突然一反常態脫口而出:“××××也不得好死!” ××××是靠軍事政變上臺并判布托絞刑的時任巴基斯坦總統。不幸而被施先生言中的是,不久之后,這位軍政府首腦果然在一次飛行中遭遇飛機爆炸失事而死亡。 阿里·布托任總理期間,正是施先生帶團赴巴托拉冰川考察的時候,當時為了全面掌握和評估冰川變化給中巴公路造成的冰川洪水災害方面的影響,布托政府還給專家組派送了直升飛機,更令人感動的是布托總理還親臨考察現場看望過施先生一行,更令人難以置信的是阿里·布托的長相竟和施先生有幾分相像。因此當聽到噩耗傳來時,施先生頓生悲憤之情就在情理之中了。 在2000年海螺溝冰川考察旅行即將結束時,施先生深情地對我說:“要是每天早上叫上一碗雞蛋醪糟湯圓就好了?!滨苍銣珗A是西南地區尤其是四川成都平原早年流行的時尚早點。既便宜又可口,可是后來不知什么原因卻被稀飯、包子或饅頭所取代。施先生是個懷舊的人,他青年時代無論在貴州遵義就讀于抗戰中的浙江大學還是考察在川西平原、行進在菜花田疇之中,渴了掬一捧岷江水,餓了吃一碗醪糟湯圓。雖然那時時局維艱,這種美好自由的田園生活一定如烙似刻地深深地留在了老先生的心靈之中。為此,借今年金秋九月將要在蘭州舉行的中國冰川凍土研究事業創立五十周年暨施先生九秩華誕紀念學術討論會議之機,我要在四川名小吃賴湯圓總店訂購一份道地的成都元宵,連同這篇瑣碎但滿懷深情敬意的文字獻給我們大家都敬愛有加的中國冰川之父施雅風院士。 祝中國冰川凍土與環境科學研究更加繁榮昌盛。 祝施雅風先生身體健康、長壽永年。 二00八年正月十五日 元宵節于成都
    小婷好滑好紧好湿好爽
    <dd id="aa446"><strong id="aa446"></strong></dd>
  • <menu id="aa446"></menu>